泡沫易逝

精神不好,身体不好(主要是身体),暂时歇菜。

病情观察笔记

5


  我的幻听越来越严重了。


  猫的惨叫,非人一般的喃喃细语。


  最开始只是偶尔听见,马路上汽车飞驰而过时带起一串哀嚎,学校里几乎要盖过装修声的愈发高昂的尖叫。


  当我今天上午躺在床上,我听见铁质的门,灰白的天花板,不断地响起杂乱有序的叩击木板的声音。


  我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从梦中惊醒,紧闭的门窗与盘旋在我耳边呼啸的风声让我后背发麻。


  所有的事情都在不可控地往越来越坏的发展滑去。


  


  


关于过去



  我的老师是个非常会骂人的人。


  纵然是心理使然,但单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贬低他人,她也是做的非常不错的。


  童年的影响使得我经常没办法好好讲话,委屈的时候,哭的时候,是不允许出声更甚至是反驳的。你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哭,如果你不想吃几个大嘴巴子的话,当然也不可以躲去房间,除非你想体验一下被扯下地拖拽的感觉。


  于是我哭的时候通常低着头,把呜咽声吞下肚子,用滴滴答答的眼泪来表达我的苦楚。


  当我与集体绑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得与集体一起受罚。这理由说实话确实不错,起码正大光明没有我曾经遭受过的牵强。


  当我们被挨个骂“你要不要脸”的时候,我只能僵硬地扯着脖子点头,她也许是觉得我的忏悔之心还不够,继而要我口头表达。


  我反复地张嘴,喉咙里却挤不出一句话来。


  这下可不得了,她仿佛是认定了我要跟她作对,我威胁了她的权威一般,对着独自站在班级中央无法抬头的我进行了正义的抨击。


  “有的人啊,还自以为了不起,想和我倔,是吧?”


  我当然是没这个胆的,越急,我反而越说不出话来,甚至没有了开口的勇气,眼泪栓不住闸似的涌出来。


  “你还觉得你特委屈是吧?那你说说你哪里委屈了?我难道没给你说的机会吗。”


  “你是觉得你做的很好了吧,你有想过你们是一个集体吗,别人做不好你就要给别人做,一点荣辱与共的意识都没有,还觉得自己很可怜?”


  “有什么不满你就说啊,大家有什么不满都可以提嘛,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大家沉默不语,对这典型的“大人谎言”视而不见,有个不服气的男生站起来,也很快被一句“别给我扯皮,还敢和我顶嘴?还跟我顶嘴?”给打了回去。


  于是她的目标又转向了教室中央的我。


  我听不下去了,眼泪掉的到处都是,我同桌悄悄在桌子的遮掩下往我手里塞纸巾好叫我不那么狼狈。


  老师冠冕堂皇的骂人话在我一团乱的脑子里模模糊糊,畜生,渣滓,人渣,垃圾,低贱之类的词不断的从她嘴里吐出来,混合着男生们的嬉笑声,堆积在一起朝我扑面而来。


  ……


  于是我把藏在抽屉里的刀收了起来。


  等她的辱骂过后,等我的惩罚检讨过后,等到大家都不记得这件事的时候。


  我不愿意让我的离开被扯上其他人的关系。


  从头到尾,都是我降生于这个世界的错。



  昨天晚上,我收到了来自同好的关心。


  一条是『早点休息哦,不要心情太低迷了。』


  另一条则是『他很可爱,你也是。』


  我捧着手机,看了又看。


  他是世界第一的大可爱,是我的天使。


  你们也是。


病情观察笔记

  


4


  最近的心态有些糟糕。


  我终于注意到了,我似乎很难体会现实生活中一些美好的东西。而造成这一切的,大概与我幼时的经历有关。


  对我来说,我的感官所能感知到的世界只剩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藏去了我不知道的地方,我知道它的存在,但我看不到也感受无能。


  于是每当我们提及美好,我所经历过的痛苦马上就会蜂拥而至把我压倒在地。


  我不住地哽咽,我说,“现实太过丑陋了。”


  我又说,“我去哪找个人来救我?”


  —“会有的,那个人可能不是我。”


  “我不知道,我没办法面对,我只想逃。”


  


  后记:


  来自亲人的伤害造成的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我曾经一度在失控的边缘徘徊。


  于是我问:她可以在我刚出生不久还不会走路的时候连夜送我去看病,也可以在我饥肠辘辘的时候放任我去饿死。这中间是我做了什么吗?


  —不是,这是家里的问题。


  我至今任然清晰的记得她说我是怪物,说我让她看到恶心,到处宣扬我是个怪胎。我的手机里留着截图,她的语气刻在我的脑海里,那天被背叛的痛苦和令我呆愣原地的不可置信时至今日任然令我痛苦不堪。


  —你不能被她影响一辈子。


  各种肮脏的词汇挤满了我的脑子,从小耳濡目染的负面事件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但是我不再说话了。


  我想我需要睡了。


  


  要是要用一个词形容我的话,大概就是“摇摇晃晃”吧。


  明明已经累到快要匍匐在地上的,却只能摇摇晃晃的支撑着自己前行,心脏已经尖叫着蜷缩成一团了,泪水跟着摇摇晃晃的身体滚下来,但是不可以停下。


  有时候我甚至错以为自己在折磨自己,我反复地惊醒又晕厥,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幻象取乐,把皱巴巴的病历掰直又对折。


  很多时候我只喝一点水,然后坐在床上哭,咽进去的也许还没流出来的多,就像那点液体只是在我身体里完成了一个草率的循环而已。


  我就像一个在雪地里行走的人,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也看不到尽头,只是拖着自己的躯壳一步一步的走。


  等待冻死前最后的温暖,然后把我葬于无尽的雪海。


病情观察笔记



  最近总是不舒服,已经到了遮掩不住的地步了,趁着稍微恢复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完成了以下记录:


  3


  近期开始频繁的出现幻觉,似真似假的感觉让我变得容易紧张敏感。


  这个年龄段的学生们好像理应是精神满满的,宿舍里关系好的女生们总是大喊大叫着用吵闹来表达与同伴之间的亲密。


  这种貌似谩骂的友好是我所不太能理解的,当她们扯着嗓子大叫时我总是缩在被窝里流泪发抖,高分贝的声音就像是什么沉重的钝器一下一下的敲打我的头颅,令我痛苦不堪。


  我还是什么也吃不下,虽然能够咽下一些葡萄糖水,但是皮下日渐凸显的骨骼叫我感到忧心忡忡,却也带着浓烈的无措。


  我的朋友对我目前的处境表达了担心,并且建议我应该去中医院要点儿药来,她说的很急,我隐约感觉她似乎快要哭出来了,我不愿意惹她难过,含含糊糊的允诺后生硬地切开了话题。也不知道是我成功的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还是不小心让她察觉了并且顾及着我的消极情绪,我们后来就没再提过这个话题。


  我总是乐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出积极且令人安心的样子,甚至于能够欺瞒了自己,在我被单独叫走后不经意的点破时,我只能僵硬着尴尬地赔笑,然后独自一人面对破碎了一地的完美谎言哽咽哭泣。


  我觉得我好多了,我觉得我恢复了。全都是自欺欺人。


  于是我的世界回到一片灰白。


  


病情观察笔记

  2


  近来都是些阴雨天气,又冷又湿,惹人不快。


  我的晕厥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还是控制不住地发抖,因此我每天行走时得格外小心,以免从沾了水的楼梯上把自己给抖下去。


  周末时我请假回家了一趟,带着我昏昏沉沉的头昏睡了半天,醒来时已经过了饭点,却奇妙的感受不到饥饿感,只是胃里难受极了,干呕了半天才勉强吐出少许的酸水。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狼狈极了。


  我从堆叠到一起的衣服里翻出手机,反复查看朋友给我的留言,又回到书桌前翻找我的剪刀。


  没找到。也许是被收起来了,也许是被丢掉了,毕竟那是一把不太好用的剪刀——刀片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锈,连接处像是被塞了什么东西一样难以开合,但是刀刃还能用。


  但是刀刃还能用,它不应该被丢掉。


  我又固执地翻了一遍书桌。东西又多又乱,但是没有我要的剪刀。


  我愣愣的站了许久,然后又因为双腿发软倒回床上。


  我的喉咙因为之前的呕吐而泛酸,我的大脑并没有因为“充分”的休息而恢复。


  我还是很累,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眼前满是过亮的光。


  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


病情观察笔记

  我的身体出了问题。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虽然反应强烈了些,但是并没有大碍。


  于是我姑且留下一些有关于我的信息,有待日后翻看。


  


  1


  比起疼痛,这更像是身体里的某个开关遭到了损坏,使得我无法控制自己。


  病发时间多在夜间,白天偶尔也会出现。也许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我的忍耐力让我不至于在大众面前出丑。


  频繁的抽搐与昏厥几乎叫恐惧占据了我的心,让我时常在无人时声泪俱下。所幸我还在一个半封闭的学校里寄宿,并不常有机会能让我暴露自己的脆弱,不甚严厉的看管让我可以用手机寻求朋友的帮助。


  我曾经想到过自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说起来也并不长远,只是模糊的记忆让我感到了来自感官上的差错,很多事情都像被大脑强制拉闸一般封闭了起来,唯有刻骨铭心的痛苦还令我偶尔心有余悸。心理上的过激反应也会影响到生理,也许这就是我现在身躯开始腐败的原因。


  我大概是没用的。


  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才能反应过来自己的病状,又用了两年去克服它,在我不到半年的康复期里,曾经我以为已经过去了的东西却在我身上发现了余留的伤疤。


  看啊,它还在。


  或许这次我没勇气再去面对了。


透明文手小秘密

除了9和10_(:з」∠)_写文就是写着开心就好的,其他好准。

あんき_M:

条条扎心!!(捂心口)


用爱发电无所畏惧——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同人写作的界限

马着,算是提醒自己吧。

朝汐楼台烟雨中:

Thorn:



真的说的太好了,转到自己这里来警醒自己.




皆是城池:







对不起我又来闲扯淡了,希望不要为了这个觉得我烦。








在写还梗的时候摸鱼,看到了一篇谈论写同人“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的帖子(原帖在这里: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看了觉得作者其实有很多条说得挺不错的,但大概是最近同人圈又(不好意思我用了又)发生了很多一粉顶十黑程度的事情,所以有些地方大家都有点神经敏感矫枉过正了。








虽然在真正自己动笔写同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我也有一些粗略的想法,想跟大家讨论。








 








1.AU/Crossover/混同








虽然这三者有明显的区别(如果不能准确地区分,作者在标注之前最好询问一下自己的小伙伴),但是核心问题是一样的:能不能将角色置于一个他不属于的环境?








答案是能。








有些意见认为,过度AU是不可接受的(比较常见的争议出现在日漫欧美的混同和Xover,乡土设定、画风差异巨大的作品间的联动←【不好意思楼主一直在做最后这件事情】)。我对这个观点本身没有异议,但是我想强调一下“过度”这个概念。“度”有客观标准么?没有。那么为什么有些作者的AU让人觉得五雷轰顶,有些人的又可以让人觉得“好魔性但是又好有趣”?甚至同一个AU有的人写得就让人眼前一黑,有些人的又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出现了:如果真的有“度”存在的话,这个度叫作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无法开的脑洞,没有不能写的AU,只是有承载不了这个脑洞的文力而已。(比如个人而言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挑战日漫设定写欧美slash,我觉得我100%会被自己雷死。)








 








2.语言风格








流行语能不能用在同人里?方言,俚语呢?








答案依旧是可以。








一篇中世纪风格的文里出现2333自然很诡异,剑与魔法的世界角色们互相咆哮什么鬼和Duang特技也让人怀疑作者的笑点是不是太低。但是一篇论坛体,233,文字颜表,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吗?








语言风格的选择,要符合这篇同人的背景和氛围,除此之外没有限制。








(这里又要例外一下,如果作者是【有意识】地使用不符合该背景的语言风格来制造一种特殊的效果,也可以接受。比如假如《暮光》里的某个吸血鬼因为意外原因从中世纪沉睡数万年,醒来已经到星际时代,他使用中世纪的语言,一直活着经历数千万年的他CP使用当下的语言,并教他已经改变的文化,两个人在语言学习的过程里重新了解对方,不是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吗?【楼主随便解剖了一个脑洞给你们举例】)








 








3.作者在作品中的位置








作者/译者在他的文章中进行OS,大量注释,甚至与角色进行对话,是难以接受的吗?








这个有点难说明了。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让人觉得挺讨厌的。作者是学翻译和文学的,基本上一看翻译下面全是脚注或者译者括号自己的想法,就会想翻白眼。大多数情况下,把这些跟文章内容没有必然联系的内容放在文章之前或之后的FT环节是比较合理的,既满足了作者的话唠,又不破坏文章的连续性。








有一种例外情况是作者要用这种手法达到一个特别的效果。在前面的讨论帖里就提到了作者很喜欢的一部严肃文学作品《寒冬夜行人》,作者卡尔维诺在其中不停的OS并和角色对话,甚至与读者对话,创造的效果是读者加入了故事进程,有一种非常协同的体验。








又比如楼主有生之年看过一篇同人第二人称肉文,作者全程以“你”称呼CP里的男方(没错还是篇BG),写得非常有代入感,极其色气又特别,简直终身难忘。








所以,如果作者OS不是必要,省略它。如果有必要,做得自然些> <








 








4.原著向和AU的优劣








这一条实际上是从1衍生而来的,有一种默认的看法,认为原著向较AU更为“优秀”。无可否认,原著向更需要同人二次创作者对原作品更深入全面的了解(不仅在世界观、人物关系上,甚至也在把握原作语言风格上),这自然增加了原著向同人的写作难度。但事实上,好的AU作品,作者需要做的是自己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重建这个AU里的角色关系并使之与原来的角色关系形成呼应。这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好的事情。
















5.短篇和长篇








楼主是一个长篇粉!俗话说短篇玩梗,长篇铺剧【没有俗话只是我顺口编的】。能架构起一个足够严谨的世界观,并将剧情铺得清晰紧凑、疏密有致、跌宕起伏非常考验一个作者的功力。并不是说短篇不好,事实上,最为精彩的作品更容易出现在中短篇里【好的创作者也往往是中短篇方面更为出彩】。但是考虑到同人创作的特殊性,短篇很容易沦为一个脑洞一个梗,爽完就跑的牺牲品。同人创作者也很容满足于这种短平快的产粮方式,被很快耗尽热情,陷入一种无法走出既定模式的死局(毕竟短篇是无暇刻画细腻的感情变化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是假定“他们恋爱了/在一起/死了一个/死了一双”之类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写个小片段而已)。








有余力的创作者挑战一下长篇,会在写作过程中对自己所爱的CP们生出新的感情哟。








【这句是自勉【因为楼主就不敢写长篇








 








6.HE和BE








超超超级老话题,月经贴。HE和BE,哪个比较好。绝大部分人都会套那句“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来回答说当然是BE水平高(然后很可能其实更喜欢看甜……)。








但是真的“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么?报仇成功惩恶扬善最后说着“别了,巴黎!”远走高飞的基督山伯爵就不震撼了?简·爱爱情的终成眷属与呼啸山庄的希斯克利夫的死真的可以因为喜悲分高下吗?文学殿堂里尚且都为此争执,娱乐的同人创作更不必因为一个HE和BE来说一篇文章的好与不好。一是我们决计无法达到文字已经美好到需要以悲喜论英雄的程度(当然谁说自己有这个水平我也真的想见识一下……),二是让角色活着或者死,在一起或者分开,真的跟爱不爱这个角色无关,只跟符不符合剧情发展的要求有关。








一篇幸福团圆的故事,让人微笑过欢笑过狂喜过,一篇天涯永隔的故事,让人触动过甚至落泪过,都够了。欢笑并不比泪水廉价,反之亦然。








 








总结.同人创作的界限








说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觉得楼主一直在和稀泥,这个也可以那个也可以的。那到底什么不可以,同人创作的界限在哪里?








楼主心中同人的界限只有两条:








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对角色的理解,不要去谈对角色的爱之类虚无的内容。所有技术层面的问题:混乱的角色关系、娇花照水嘤嘤嘤的受、莫名其妙的黑和不够有说服力的角色死亡都来自于缺乏对角色的了解。连角色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尖叫着萌写一篇臆想出来那不叫喜欢。那不叫写同人,就是套个名字YY而已,大可以去cao榴之类的网站下写小黄文,把名字用word全部改成舔的CP。








谨慎地尝试自己没有把握的写作,如果不会写肉,可以从肉渣开始;如果写不了庞大的角色关系,先从一对一开始;如果驾驭不了大量的原创二设,从常见一点的设定开始。冒险是有趣的,但最好一次不要走得太远。如果你没有把握的时候,多听读者的建议,他们也是同一个CP的粉丝,会给你带来很多收获。(没错我在暗示性地吐槽曾经看过在贴子里用巨大红字写出“我就是OOC我就不在乎剧情和性格我就图个爽,不爽不要看不许在楼里批评我都给我滚”的作者。其实我的感觉,大部分读者都是非常包容的,除非真的雷得不能忍受,是不会说批评的话的……面对这种情况,反思一下自己真的有必要。)








 








好了,重复一遍:








同人的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除此之外,没有桎梏。








但是它们真的很重要。